48掏心掏肺
作者:晋晋然      更新:2023-08-12 13:01      字数:2280
  48掏心掏肺
  有人说大脑会美化回忆,所以不愿看清的人们不是装疯卖傻,就是活在回忆中。
  然而,南渡舟发现关于小时候的记忆,居然没有一件令他感到美好的事。
  他永远记得十岁那年的生日,那是一个风大雨大的颱风天,也是南母因病过世后的第一个生日。
  圆形的餐桌上摆着一个鲜奶油大蛋糕,还有一桌丰盛的菜餚。
  他独自一个人坐在餐椅上,期待地问管家阿姨,「都快八点了,爸爸怎么还不回来?」
  她安慰说:「应该是风雨太大,耽搁了。你要是饿了,先吃点菜。」
  他没有动作,只是静静听着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,像是父亲对他的咆哮声。以前母亲还在时,他虽然忙,不管多晚,他还是会回家的,自从她走了,这个家也就永远不会完整了。
  时间随着风雨骤逝,眨眼间来到了九点鐘。南正权打了电话回来说,他今晚要在公司过夜。
  南渡舟早该知道他只在乎他的工作,这个日子当然不会记得,就连桌上的蛋糕也是管家阿姨为他准备的。
  停电的瞬间,屋子陷入了黑暗,他的心也坠入了无尽的深渊。
  他摸到桌上的打火机,点亮蛋糕上的蜡烛,小小的两点火光轻轻摇曳,照亮了餐厅,他看清了眼前的一切,也提早告别了童年。
  平日,父子俩一整天说不上三句话,如果南正权多说了几句话,那肯定都是在骂他、训他。
  日子久了,家对于南正权来说就是个睡觉的地方,对于南渡舟而言再也不是个避风港──他只是一叶在大海独自漂荡的孤舟。
  时光这种东西稍纵即逝,他身高却日渐增长,升上了高中那时,挺拔的身躯已多出南正权半个头,强劲的力量和固执的个性与南正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  南渡舟正式脱离他的掌控,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  最惨的那一次就是被捅了一刀,进了医院。
  医院本身就是一个很多伤心事的地方。坐在这里等消息的他们也不例外。
  「后来的事,你差不多都知道了。现在想想,他除了给点破钱,还做过些什么?」南渡舟觉得他或许是个成功的企业家,却是个失败的父亲。「就算他天天训我,我心底还是开心的。」
  原来哥哥不仅是个缺爱的小孩,还是个口是心非的孩子。
  查子驍问:「这些话你怎么不对叔叔说?」
  「反正我做什么他都不会认同我,有什么好说的。」
  「谁说的,这两年他不是对你改观了?」
  「他是对失忆的我改观,看见我们在一起又……其实,我很讨厌他。」
  「幸好,你对我不是口是心非,而是掏心掏肺。」查子驍有感而发。
  「为你我不只能掏心掏肺,」南渡舟驀地贴近他的耳畔低声呢喃:「还能掏老二。」
  查子驍不是没有察觉,南渡舟虽是用轻快的语气说着,但眼里全是藏不住的担忧。看着强顏欢笑的他,查子驍其实很心疼。他只想陪着他,陪伴他渡过所有的难关。
  查子驍露出一个既温暖又温柔的微笑,同时轻拍他的大腿,彷彿在告诉他:一切都会顺利的。
  南渡舟看见这一抹微笑,内心少了几分担忧,多了一分安心。他询问着查子驍的想法:「如果我把公司做好,他是不是就会认同我?是不是就会接受我们的感情?」
  护理师走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,「心脏支架置放手术顺利完成,南先生需要住院观察三到五天。」
  「如果有vip病房,就来一间。老人家怕吵。」住院已经是折腾,一定要住的舒服一点,南渡舟是这样认为的。
  稍后,他们来到vip病房,发现南正权已经躺在病床上。
  查子驍走这一趟是不想让南渡舟单独承受压力,「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吃,要是叔叔醒了,你千万别意气用事,忍着点。」
  他踏出医院,夜幕已笼罩城市,一整天都没进食的他,只买了两碗粥和一些水果,立刻就回去。
  vip病房就是舒服,他把粥摆在茶几上,「你先吃晚餐,我洗些水果。」
  南渡舟拉住他,「瞎忙什么,吃完再洗。」
  喝上一口热粥,通体舒畅,查子问:「今晚在这里过夜吗?」
  南渡舟点点头,「你明天还要上班,吃完早点回去休息。这边我已经请管家阿姨过来帮忙,你不要担心。」
  他知道南正权的性子,要是让陌生人来照顾他,他应该会为了那么一点面子不搭理人家,只好拜託管家这几天来陪他。
  南渡舟等了一整晚南正权都没有睁开眼睛,但医生表示手术很成功,各项数据也都良好。于是他改变心意回了家,到家时已快十一点,他打电话给管家。
  管家说:「你走没多久,人就醒了,还吃了点东西。现在又睡着了。」
  果真和南渡舟猜想的一样,南正权是故意不理他,才一直装睡,就是要他感到罪恶。
  连生病都要折腾人,这种脾气谁受得了?
  他虽然是这样抱怨,一大早还是去了医院一趟,他没有立即进入,而是站在虚掩的门外,听着他和主治医生的谈话。
  「南董,您的药还是得按时吃,这次要不是那小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」
  「我家那臭小子……」
  「渡舟这两年不是挺好的,但救您的人是另一个小伙子,您得好好谢谢他。」医生随后走了出来。
  南渡舟在门外和主治医师说了声谢谢,进门一看,躺在床上的人仍是装睡,他也不管他这戏是要演多久,喊了一声「爸」,说:「您没事就多休息,我回去上班。」
  五天后,南正权出院回家了。
  南渡舟本想和他提查子驍的事,硬是被查子驍臭骂一顿,「命是捡回来了,你不是真的要气死他老人家吧?」
  「你是不是快放寒假了?」
  「叔叔那边,顺其自然吧。」
  「寒假过来陪我住几天,等过年前再回去。」南渡舟想了想,这样也未免太无趣,又说:「不如我们开游艇去度假吧?」
  开游艇度假?这样奢华的旅行查子驍压根没想过,但这样的提议的确让人心动,「如果你抽得出时间来,我当然奉陪。如果真的没空,等暑假也行,你可别累坏自己。」
  期末虽然忙,但两人相处的时间变多了,查子驍过得还挺踏实的。但他万万没想到放寒假的第一天,就有个大大的「惊喜」等着他。